伪球迷感言——怀念世界杯的日子

世界杯又开始了,心中波澜不惊,一个半小时后的揭幕战,估计也以不看的可能性居多。好怀念86、90世界杯啊,那曾经风情万种的日子。94世界杯因为工作的关系,没看全,过后也没什么激情去看录相,再之后的98,虽然叫嚣着“凌晨两粒龟憋丸,工作看球两不误”,但渐渐的,就与我这个曾经那么痴的球迷越隔越远……以至于2002,连打开电视的想法都不大有了。

一方面是工作生活的缘故,更大一方面,是因为没有一个氛围。怀念30几个孩子挤在一台也不知12还是14寸黑白电视前的温暖,怀念20几个青春男女砸了教室的铁锁冲进看球的张狂,怀念导师10平米的小房中10几个铁子的身影……怀念小玩伴的“二啼脚”高射炮,怀念长沙校园的“内蒙铁骑队”,怀念908102的男女混队,怀念某猪世界杯中场休息时的呼噜巨响……俱往矣,那一个多彩多味的时代啊。

一个人的世界杯是心情凄惶的,酒吧里的世界杯够喧嚣,但少了朋友,虽然有了“世界”,但没那浓情蜜意的“杯”啊,上百元的洋酒,味道拍马也赶不上朋友们一起碰着的一块六毛钱的冰啤,那午夜街道上,狂砸空酒瓶“听响”的张狂啊……

世界杯到了,不能让宝宝没爸爸,不能让亲亲没老公,不能让同事看到睡眼朦胧的浮肿脸庞……

往矣,世界杯……等过十年再重陪儿子看吧。嘿,11点了,看来能看个半场球。噫,我这个伪球迷。

儿子又哭醒了,勿勿收笔。